吾名音哒乃邪王w

我!想!吃!糖!请!带!我!玩!

描图描了可爱的小果南...qvq水团表情包真可爱!!!
然后...改成了奶妈的表情包哈哈哈哈(〃ノωノ)
啊...要是我也会画画就好了!!!!
我索拉卡,今天,非你不奶!ヽ(゚∀゚)ノ

「我们能解决这个不和谐的音调吗♪」

  「我猜,你一定想知道,我为什么攻击你吧?艾欧尼亚的——艺术珍宝。」
  烬压低声音对娑娜说出的后半句,满含敌意。

「哦,我忘了,你不能回答我的问题,这仅仅是因为,我们的艺术珍宝,竟然是个哑巴,噢~真可笑!你的音乐,不是只为了让人享受,那我要为我的异教徒做点好事情。」
  烬朝着娑娜打出第四发子弹之后,便从窗子跳了出去,留在娑娜眼里的最后一个画面,仍然是面具上诡异的笑容,令人捉摸不透。
 
  娑娜在二楼留给她的专属演奏室中,痛苦地捂住伤口,只有等到她日常练习三个小时以后,才会有人注意到她还没出来,后而发现这场事故。

   既没有办法呼叫,也没有办法走出去求救。在这寂静的时间里,娑娜的心随着血一滴滴地掉落在地板上,一点点的凉掉了。

  现在,或者说这段时间,已经无法再弹奏一首完整的曲子了。娑娜面色苍白,把头靠在了古琴上。

  沉默,一直以来,都是这个状态。即便是想要满怀谢意地发出回应,也是不可能做到的,微笑,是不会让人知道我的心意的。好想,好想说话。如果只是存在于音符里,未免也太孤独了。这样,也能算的上艺术珍宝吗?不。什么时候,也能像你——烬,一样呢?

  娑娜的喘息渐渐变大,仿佛要用尽全身最后一点力气似的,她开始了她今天的演奏。
  琴声如同力量一般,缓缓注入娑娜的身体里。

  ——几日后,艾欧尼亚举办了娑娜的私庭演奏会。

  一位客人透露出对娑娜的极度爱慕,支付大量金币想要单独听娑娜为他一人演奏。
  一向对这种无理要求都表示拒绝的娑娜,这次竟然愉快地答应了。

「如果你喜欢我的曲子的话,请你为它起舞吧。」

  娑娜在心中这么说着,随即开始了为此人准备的单独演奏。

   客人仿佛着了魔似的随着琴声开始滑稽地扭动着身体,迎合着每一个音符高潮,脸上的表情逐渐扭曲。

  「笑一个吧,不然,可是亵渎我的音乐哦。」

「就这样跳下去好了,直到脚上踏过荆棘。」

  「或许,我会成为——黎明中的花朵。这样,你就能接受我了吧?」

「来自ooc了的遥贵党最后的残念qwq.」

________很长_____没耐心就摔系列_____233
 

  “ENE这个家伙,未免也太欺负人了吧,可恶!”因为ENE故意更改程序导致游戏一直无法通关的shintaro碎碎念着,索性将手机扔在沙发一角闭目养神。
  亮着的屏幕将hibiya的视线吸引过去,突然一个鬼点子蹦了出来——如果让konoha沉迷游戏的话,kiyori一定会觉得他是个既没有志向又无可救药的人吧!到时候我就可以趁虚而入...嘿嘿嘿。
  “喂,接着。”于是hibiya拿起手机朝konoha扔去,对方十分轻松的接住了手机,屏幕上正闪烁着‘重来一局’的提示。
  重来一局。

  ENE还以为shintaro会就此放弃呢,懒洋洋地打了个哈耶,藏在了游戏背景当中。
  “哟不错嘛,居然学会了正确姿势,等等,不对啊,这个笨蛋怎么可能这么快就知道的,莫非请了外援,我去瞅瞅,谁在帮他。”这么想着ENE打开了前置摄像头,向外面观察着。
  “呜哇——居然、居然是konoha?!”
  她吓了一跳,在空间里摇摇摆摆地滚动了几下。
  一阵红光警戒以后,ENE插着腰站到了屏幕中间,瞪大了眼睛望着屏幕外的konoha,脸上着急地晕开了红色。
  “ENE酱?”
  “诶——你这个家伙,记得我的名字啊。”上次见面的自我介绍可是很不甘心呢,这个家伙什么都忘记了,真是不可原谅!ENE暗暗赌气。
  Konoha点了点头,接着一言不发地紧盯屏幕。
  “不要总盯着我啦!尤其是你...啊!你在打什么坏主意嘛?”
  Konoha摇了摇头。
  “你还真是个沉默
寡言的家伙啊...你要玩游戏吗?不过你和以前一样嘛,还是这么厉害。”
  “以前?”konoha疑惑地摇了摇头。
  “啊...不,没什么,什么都没有啦,真是的——我给你推荐一个游戏吧?”

  这么回应着,ENE迅速翻出一件由深夜美食节目同名改编的图鉴收集游戏。
  ‘是啦是啦,我坏心眼啦,可是我只想要和——他再次相遇而已,才不是重新认识,这可没什么不对的吧。’ENE闭目自我安慰道。
  才过了十分钟而已,近一半的图鉴被收集起来了。图鉴上都是令人垂涎欲滴地美食。
  这才不是...这才不是他啊!ENE生气急了。
  “喂喂,难道你不想吃吗?就连欣赏的欲望也没有嘛?你的眼里只有闯关嘛?”
  Konoha不明所以地歪了头。
  “笨蛋!!!”ENE将亮度调到最低,背过身去抱膝坐着。

  不知道是过了多久,就连ENE也觉得konoha离开了,转过身来想看一看——
  Konoha两眼突然闪烁了一下,然后轻轻地连着触碰了两下屏幕。
  ENE自觉性地放大了自己形成的图像。
  “干什么呀!不要烦我啦,虽然你也不怎么说话——啊啊...你干什么啊?!”
  Konoha慢慢地向ENE所在的区域靠近,对准了往ENE脸上亲了一口。
  “笨蛋!!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啦!!”

  
彩蛋&花絮

PART ONE

突然来了兴致的抖M ——shintaro突然坐了起来找手机,不料手机竟然落入了konoha之手,而且那家伙,是在舔屏幕吧?ENE好像还发出了鬼叫,不会是...我精心私藏的腿照不小心被——ENE泄露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PART TWO

  前几天kiyori把konoha拉到一边悄悄地对他说,
“如果觉得一个人可爱或者很喜欢她的话,就可以亲她哦,而且被你这种帅气又成熟的大哥哥这么对待,可以说是这个世界上最棒的事情了!”
  说完kiyori带上了可爱的兔耳朵道具并且向konoha走近了一点。
  Konoha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然后跑开——找到了hibiya,将kiyori的话原封不动地转述给了他。
  “第一次听你这家伙说这么多话诶,姑且相信你一次吧——如果不是的话,走着瞧!”
  ——“hibiya!离我远点啦!死!变!态!”



不甜.....因为我文笔渣.....
我想甜.....教练我想写段子QAQ
遥贵万岁!!!ヽ(*・ω・)ノ
另外我不知道人名错了没「????」

「执子之魂,与子共生」

  那段时间峡谷里好像到处洋溢着沃里克身上发出来的气味,不知如何描述那种气味,反正很腥就对了。
  恶狼在进行狩猎的时候,突然觉得一阵不舒畅,这简直比被能够匹敌他们的人重击了一样。
 
  「你在分心吗?我亲爱的恶狼。」
 
  「事实上我想说的是,没有。」

   羊灵不再接话,取而代之的是又一个士兵倒下去时发出的呻吟。
  「告诉我,你在想什么,我亲爱的恶狼。」
  羊灵突然停下,转身看向紧跟其后的恶狼。
 
  恶狼闻声不语。
 
  「最近峡谷里总是弥漫着一股臭味。」
  羊灵只好继续展开话题,她有点疲倦了,今天就暂且结束狩猎吧。
 
  「是吧……」
  恶狼仿佛被戳中要害。
 
  「听说是一头兽——狼?」
 
  「是的是的,难道你还想要在我面前对他进行夸赞吗?」
 
  「我从没有那样说过,我亲爱的恶狼。」
  最近大家的焦点都聚集在沃里克的身上,一头臭狼。
  她也不例外吧,我的小羔羊。
 
  「根本比不上你。」
  羊灵轻柔的声音笔直地穿过了他的心脏。
 
  「根本比不上我!」
  像平时一样,骄傲地说着。
 
  「没人能比得上你,我亲爱的恶狼。」
 
  「就算是沃里克也一样,没什么比得上我!」
 
  「你是独一无二的,也是我的,我亲爱的恶狼。」
 
  「走吧,继续去狩猎吧!」
  依旧是那种臭味,但已经与我无关了。
  猎物们快点逃跑吧,哈哈哈!
  尽管你们逃不出我们的手掌心的!

慢慢长大吧
我在未来等你长大吼quq!

仍然是改的表情包hhhh
啊啊啊啊好渣啊我qwq
刚才列表说他以前用脚就是画成这样哈哈哈哈
p1为原图

「我的蓝爸爸不可能这么……」

蓝爸爸X阿狸

  她今天也来了啊…

  还是和昨天一样的舞蹈吗?
  真笨……这个动作都学了很久了吧,还是有瑕疵的说。
 
今天会早一点还是晚一点回去呢。
  就走吗?

  「喂喂,我说—呱—」
  蛙酱十分不耐烦地中断了上一个话题,在我面前跳动了几下。
 
「哈?」
  为了掩饰心虚收回视线,就假装好像因为话题突然中断而感觉疑问吧。

  「呱——老铁,我说——呱,你不会是恋爱了吧?」
  「怎么可能!倒是你,突然转什么话题,继续上一个吧,你讲到哪里了?」

  「呱……我也不大清楚了呱……」
  哇酱闭上眼睛吐了吐舌头。

  你以为你这样做我会觉得很可爱吗?我锤了锤地。发现并没有表现出他很有力量而出现的裂痕。我也会恋爱吗?不不不。

  当哇酱还在回忆话题的时候,我发现少女突然面对着我蹲了下来。

  喂喂不要这样子啊会看到神奇的东西的啊。

  不过身为雄性,有些东西是时候接受了。

  当我准备光明正大地接受这份突如其来的桃花恩赐时,耳边充入嘤嘤嘤的抽泣声。
  她为什么哭了……好想用手掌擦去她的泪水,但是我一掌下去她可能会死吧……

  怎么了吗?
  虽然我并没有问出口,不过她应该也听不懂我的话吧?

  「我觉得好难过呀…真是很累的说,每天都要练习,一遍两遍,为了让粉丝满意而协调着四肢。不过我自己也很喜欢唱歌呀之类的…但是真的很累啊…偶尔一两个小失误就会被人纠出来放大,真的是我的错吗…」

  怎么会…不过你跳舞真不行,再努力一点吧。

  大概是不能传达出去的。

  「不过没关系啦!我觉得,我要更努力一点!毕竟,我可是偶像歌手呀。」
  她突然站起来,泪水浸湿过的嘴角突然向上划动。

  也就是说我错过了什么好东西?噢不……

  那么明天也要来的吧。我突然觉得有一点高兴。

  「我想起来了呱……我最近好像恋爱了。」
  呱酱趁我毫无防备的对我的心脏来了一击。
 
  「哈?对象是谁啊……」
  「就是呱…最近常来我们这里的那个呱…似乎是叫塔姆酱呱?」

  「你为什么会喜欢他啊?」那家伙简直比你还要恶心一百倍吧。

  「不知道呱……所以说真是很奇妙呱,恋爱什么呱。每次他把我放进他的嘴巴里,我就要感受到浓浓的爱意呱。用舌头一下一下触碰我之类呱,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熟练呱,但是人家……」

  求你不要毁坏了人家这个词在我心中的地位啊,而且你是M吗?真是受不了啊。

  真是受不了啊……自从那两个小家伙走了之后,这家伙也要离开我吗?
 
真是……寂寞呢。

  「不过不用担心呱,我可永远是你的老铁呱。」

  你这种抱着我一定会接受你的心态说出这种话,是想要我怎么样啊?像塔姆一样伸出舌头熟练地弄脏你吗?

  脑子里突然漂浮出那个少女的各种练习时的姿态,到处都是破绽,而我却觉得十分优雅呢。

  是我失败了。

  翌日。
 

「今天我也来练习啦!偶像歌手阿狸又要升级了!」
  原来她叫阿狸吗……不过她的确是和狐狸一样有尾巴呢。

  不知道为什么,嘴边总有什么想要吐出来,但是隐隐感觉,我在抗拒这种力量。
 

「老铁,你是不是青春期来了呱?」
  什么青春期啊……我们会有那种东西吗?
 

「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呱?不会是我呱?」
  「闭嘴啦。」
 

  「说起来到时候有一个环节是和别人一起跳舞呢,好紧张欸……可是没有练习对象什么的。」
  她这次思考问题的时候没有蹲下来,但是我同样也听的格外认真。

  跳舞么……我也会啊。

  我可是有野区舞王之称的说。

  咳咳。
 
「今天就练习到这里吧。」

  准备走吗。
  不再多练习下那个所谓很难的动作吗?
 
  不过辛苦啦。

  「果然还是想有搭档一起跳吗……」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九条尾巴都抱在一起了哈哈哈。
 
  突然在脑内补出了我跳舞的样子,闪闪发光。
 
  明天……迈出第一步吧。

  那是草莓味糖果熔化在柠檬汽水里的感觉。
————————————————————————


违和感超强23333

但是我就是要吃啊QAQQQ

ooc的话……「鞠躬x

我会努力的qvq

关于脑洞的话是

阿狸偶像歌手皮肤的一个彩蛋hiahiahia

「描图改图qwq侵删」
给帅气的小栀子画的表情包...
然而老惨了嘻嘻(o´艸`)
因为不太会画画所以更别提上色了噜x
如果有baba愿意上色那真是太棒啦qvq(欸!?)
很渣啦请各位见谅quq

「十年非梦」

  吴邪找来王盟,问他要来了一座古式的大红花轿,和几个帮手,说是要去做什么仪式。
  王盟忧心忡忡,但心又放下来了。去年从长白山回来以后,吴邪就一直保持沉默,仿佛世界与他隔离了一般。
  铺子里也是他在打下手,他也累了。
  眼看着还是决定向吴邪提出告退的事情,他却突然回过神来了一般。
  可是,花轿是用来干嘛的呢?难道,吴邪终于还是动了念头准备同一位女子了了这一生吗?
  「可以,在帮我做最后一件事吗?」
  吴邪的语气很委婉,投向花轿的目光淡泊如水。
  「嗯?」
  「帮我把花轿带到长白山脚下吧。」
  8.17。
  吴邪形单影只地拖着花轿缓缓向山上行去。
  「如果,我能够到达,能不能,能不能让我见你一面。」
  哪怕只是见一面也好。
  说不定,你会愿意留下来,让我坐上你拉的花轿吧……
  闷油瓶,你还在等我吗?

「关于臭狐狸和蠢白蛇的故事」

#元气少女缘结神
巴卫•瑞希
自从瑞希也成为了御影神社的一名神使之后,巴卫要处理的麻烦好像越来越多了。
『噫,臭狐狸你没有陪奈奈生一起去学校嘛?』
瑞希从门后面出来,目光落在了正在打扫卫生的巴卫身上。
『你这混蛋,好像这些事情你也要做吧?』
巴卫握紧了拳头使得青筋爆出,生气的朝瑞希吼道,差点就让手里的扫把飞过去了。 『我•才•不•要•帮•你•这•只•横•刀•夺•爱•的•臭•狐•狸!』
瑞希朝巴卫回敬了一个可爱的鬼脸,正准备去藏酒间拿酒时,却听见了巴卫的一声冷哼和嘲笑似的话语。
『听说奈奈生最喜欢爱劳动的人了,嘛,也好,就让她永远属于我一个人就好了。』
巴卫坏笑着开始故意哼起了小调。
『啊啊,为了我最亲爱的奈奈生酱那我也要开始行动哼!』
瑞希默一脸蹲在草坪上拔起了草。
巴卫一脸坏笑着悄悄溜走了。
『欸臭狐狸真是的!去哪里了!』
瑞希感觉被骗了之后火气就上来了,正准备去找巴卫算账结果被水井边的石头绊着了,一头栽倒在了石井边。
『欸不如我就昏过去然后让奈奈生心疼我再责骂巴卫不负责吧哈。』
不知道怎么回事,瑞希躺着躺着就睡着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额头上忽然传来了温度,好舒服。
瑞希眯着眼睛,房间里橘红色的灯播撒着柔和的光线,想要坐起来,却被额头上温柔的重量给压在地铺上,伸出手摸了摸——原来是湿毛巾,怪不得这么舒服啊……
旁边传来窸窸窣窣的水声,巴卫嘛……正在清洗有血的擦过伤口的毛巾呢……瑞希嘴角勾起一丝微笑,轻声说着,
『谢谢你,巴卫酱~』
『哈啊,你这蠢白蛇还真够恶心呢。』
巴卫故作样子捂着嘴巴嫌弃的说道。
『啊啊你这傻狐狸!』